马健雄 超越学科与社会的“边界”——从中缅边疆的拉祜族人类学田野工作到“坝子社会

当前位置:365备用主页 > 365备用主页 > 马健雄 超越学科与社会的“边界”——从中缅边疆的拉祜族人类学田野工作到“坝子社会
作者: 365备用主页|来源: http://www.fryitright.com|栏目:365备用主页

文章关键词:365备用主页,到我舟楫去

  原标题:马健雄 超越学科与社会的“边界”——从中缅边疆的拉祜族人类学田野工作到“坝子社会”研究

  云南不仅是中国西南边疆地方文化非鲜明的省份,而且自然地理面貌复杂多样,全省山脉绵延,交通不便。在国内与西藏、四川、贵州、广西等省(区)交界,国外与缅甸、老挝、越南等国毗连,云南人也早已习惯了本地复杂多样的族群关系、语言、风俗和宗教信仰。

  就个人生活经历而言,到昆明上大学之前,我一直生活在家乡大理,熟悉滇西的社会环境,成长经历和生活环境也影响了后来学术志趣的培养。大学毕业时,第一次跟随我的老师肖迎教授到怒江峡谷进行田野调查,这次经历促成了我投身人类学的决心。1994年开始,我到云南民族大学就读民族学研究生,导师黄惠锟教授是傣族史专家,于20世纪60年代初担任过云南省民委主任的秘书。黄惠锟教授是一位边疆民族工作经验非常丰富的学者,我的田野调查计划得到导师的大力支持。第二年我来到拉祜族聚居区、澜沧县木嘎乡的班村开始做田野调查,迄今已经超过了20年。一般情况下每年我都回到班村探访老朋友、了解村里的变化,持续记录自己熟悉的班村村民的生活面貌,长期的田野工作经历让我逐渐学会了从人类学的角度来观察、描述和研究地方文化与生活。

  几年后,我从云南到香港学习,完成了硕士和博士学位课程后又获得了在香港科技大学任教的机会,在十多年的学习经历中,有幸得到了很多杰出学者如吴荣昭、林益民、沙伯力、廖迪生、张兆和、蔡志祥、科大卫等教授的教诲,在跟随他们学习的过程中也逐渐意识到,像中国这样地域广阔、文化复杂多样且历史悠久的社会,我们应该将人类学与历史等其他社会科学研究相结合,发扬过去历史研究与田野调查相结合的学术传统,才能够更好地理解和解释中国社会文化变迁的宏观脉络和具体的运作机制,也才有可能探索中国和世界关系的新方法、回应学术界关注的人类整体性与地方文化多样性的关系问题。其中,我尤其感兴趣的是社群的生活方式与文化意义之间的历史延续与变化的原因、社会能动力发展的动态过程,这也是我们理解和解释社会文化的运作机制的切入点。当然,这也可能仅仅是因为自己的田野经历及对中国与东南亚边疆历史的研究兴趣而发展起来的问题。

  云南不仅是中国西南边疆地方文化非鲜明的省份,而且自然地理面貌复杂多样,全省山脉绵延,交通不便。在国内与西藏、四川、贵州、广西等省(区)交界,国外与缅甸、老挝、越南等国毗连,云南人也早已习惯了本地复杂多样的族群关系、语言、风俗和宗教信仰。

  就个人生活经历而言,到昆明上大学之前,我一直生活在家乡大理,熟悉滇西的社会环境,成长经历和生活环境也影响了后来学术志趣的培养。大学毕业时,第一次跟随我的老师肖迎教授到怒江峡谷进行田野调查,这次经历促成了我投身人类学的决心。1994年开始,我到云南民族大学就读民族学研究生,导师黄惠锟教授是傣族史专家,于20世纪60年代初担任过云南省民委主任的秘书。黄惠锟教授是一位边疆民族工作经验非常丰富的学者,我的田野调查计划得到导师的大力支持。第二年我来到拉祜族聚居区、澜沧县木嘎乡的班村开始做田野调查,迄今已经超过了20年。一般情况下每年我都回到班村探访老朋友、了解村里的变化,持续记录自己熟悉的班村村民的生活面貌,长期的田野工作经历让我逐渐学会了从人类学的角度来观察、描述和研究地方文化与生活。

  几年后,我从云南到香港学习,完成了硕士和博士学位课程后又获得了在香港科技大学任教的机会,在十多年的学习经历中,有幸得到了很多杰出学者如吴荣昭、林益民、沙伯力、廖迪生、张兆和、蔡志祥、科大卫等教授的教诲,在跟随他们学习的过程中也逐渐意识到,像中国这样地域广阔、文化复杂多样且历史悠久的社会,我们应该将人类学与历史等其他社会科学研究相结合,发扬过去历史研究与田野调查相结合的学术传统,才能够更好地理解和解释中国社会文化变迁的宏观脉络和具体的运作机制,也才有可能探索中国和世界关系的新方法、回应学术界关注的人类整体性与地方文化多样性的关系问题。其中,我尤其感兴趣的是社群的生活方式与文化意义之间的历史延续与变化的原因、社会能动力发展的动态过程,这也是我们理解和解释社会文化的运作机制的切入点。当然,这也可能仅仅是因为自己的田野经历及对中国与东南亚边疆历史的研究兴趣而发展起来的问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